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21-01-03 11:03 浏览

原标题:李学勤:由清华简《系年》释读沬司徒疑簋

清华大学所藏战国楚简《系年》,已发表于整理报告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》第二辑[①]。《系年》是一部久已佚失的史书,以二十三章的文字篇幅,概述了周朝建立以至战国前期的历史大事,有非常珍贵的学术价值。

《系年》书中记述西周史事的,是最前面的四章。其第四章讲到卫国的初封,说:

周成王、周公既迁殷民于洛邑,乃追念夏商之亡由,旁设出宗子,以作周厚屏。乃先建卫叔封于庚(康)丘,以侯殷之余民。卫人自庚(康)丘迁于淇卫。

这段话叙述的是周成王、周公分封康叔的经过,同《左传》定公四年卫人祝佗追述的卫国初封的情况,基本上是相一致的。有关的一些问题,我曾写有《清华简〈系年〉解答封卫疑谜》小文[②],详细讨论过了。但该文限于字数,没有能够联系到与卫国分封有关的青铜器沬司徒 (疑)簋,从而对卫国初封问题的探讨还不充分,这便是我要再写本文的原因。

沬司徒疑簋过去常被称为“康侯簋”,是最著名的周初青铜器之一。该器传系1931年出土于河南浚县辛村的卫国墓地,后流散到英国,1977年入藏于在伦敦的不列颠博物院[③]。簋高21厘米[④],无盖,侈唇深腹,口沿下饰涡纹与四瓣花纹,腹饰直棱纹,双耳上有带扁角的兽首,下有垂珥,圈足纹饰与口沿下相同。器的图形见《商周彝器通考》259,铭文见《殷周金文集成》4059。

簋铭共4行24字,现依原行款写定(尽可能用今字):

王来伐商邑,延(诞)

命康侯啚(鄙)于卫,

(沬)司土(徒) (疑)眔啚(鄙),

作厥考 彝。

对于这篇铭文,中外学者意见有很多很大的分歧,读者如有兴趣,可参看日本白川静的《金文通释》[⑤],这里不一一引述。

以下让我们结合新发现的《系年》简文,对这件簋铭重加解释。

铭文第一行“来伐”的“来”字,从杨树达先生释[⑥]。

“商邑”见《诗•殷武》“商邑翼翼,四方之极”,指商王朝直接统治的区域而言,殷墟卜辞称之为“大邑商”,因而也作为商王朝的代词[⑦]。《系年》第一章讲周武王“克反商邑”,即颠覆商王朝的政权。第三章说“武王陟,商邑兴反”,即武王卒后武庚在商的故地反周。此处铭文称“王来伐商邑”,对照简文第三章“成王屎(敉)伐商邑”,“王”确是成王。有学者以为是“摄政称王”的周公,是不对的[⑧]。

“诞命康侯鄙于卫”,承上句“王来伐商邑”,“诞”是虚词,义同于今语的“于是”[⑨]。正由于成王来伐商邑,才有“命康侯鄙于卫”之事,这是因为卫乃是商邑的一部分。

大家知道,武王克商之后,将商王朝故地分划为邶、鄘、卫三地,设立三监。《毛诗正义》引郑玄《诗谱》云:“乃三分其地,置三监。……自纣地而北谓之邶,南谓之鄘,东谓之卫。”康侯之所以称“康”,是由于都于康丘。这个康丘便于“侯殷余民”,自系在商朝故地,推想当在邶、鄘、卫三地中的卫地境内,因此康叔在简文里又称作“卫叔封”。“卫”是大名,“康丘”是其中作为都邑的地点。

以往各家考释簋铭,最感困难的是怎样解读“啚”字。特别是各家多以铭文为记封卫一事,又都主张康在其他地方,那么“卫”必须是康侯所都的地点,这样就陷入了困境,因为“啚”如果读为“鄙” ,便不能作都邑解了。殷墟卜辞屡见“啚”字,都读为“鄙”,如有名的宾组大骨云:“土方 于我东鄙, (捷)二邑, 方亦侵我西鄙田”,“鄙”均为都邑以外的边境之义。

这里应该提到,杨树达先生曾引《广雅·释诂》“鄙,国也”来解释簋铭[⑩],这是不妥当的。《广雅》原文是:“州、郡、县、道、都、鄙、邦、域、邑,国也。”只是讲州、郡等字与广义的“国”有关,《广雅疏证》已以详细举例表明了这一点。

铭中的“啚”读为“鄙”,应该解释为划定国土的边境地区。王在征伐商邑、平定叛乱之后,分封康侯,确定其边鄙自然是必要的步骤。

簋的器主是“ 司徒疑”。“ ”字右上原似从“木”,陈梦家先生鉴于卜辞“未”字有时如此,指出实系从“未”,“ ”即古书记载中的妹或沬,也就是纣所居的朝歌,在今河南淇县东北。这个地点虽曾为商王所居,但不是康侯初封的都邑,可能是因为战争破坏一时难于修复的缘故。

沬司徒疑在同出器物铭文里或称“沬伯疑”,其人以“沬”为氏,职官为司徒。按西周青铜器铭文,凡涉及土地权限之事,每每都要有三有司即司徒、司马、司空参加。此次康侯封建,划定边境,沬地也包括在内,这便是簋铭所说“眔鄙”。“眔”字古书作“逮”,训为“及”,意思是参预。

沬,也即是朝歌这个地方,既然曾为纣所居,自然有其形胜之处,不是康侯初都的康丘所能比,所以如《系年》所载,卫人后来还是“迁于淇卫”,“淇卫”就是滨于淇水的朝歌,不过简文并没有说明迁都是在什么时候。考虑到据《史记·卫世家》,康侯的下一世为康伯,仍沿用“康”为名号,卫人的迁都或许还要晚一些。

上面的推测,并不意味浚县辛村的墓地不会早至周初。如果像我们所说,康丘即在邶、鄘、卫的卫地以内,迁都前后的卫国君主和贵族很可能不更换墓地。这一类问题,当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。

[①]清华大学出土文献与保护中心: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》(贰),中西书局,2011年。

[②]李学勤:《清华简<系年>解答封卫疑谜》,《文史知识》2012年第3期;又收入《初识清华简》,中西书局,2013年。

[③]陈梦家:《西周青铜器断代》上册,第11页,中华书局,2004年。

[④]罗森(Jessica Rawson):《古代中国:艺术与考古学》(Ancient China: Art and Archaeology)第100页注III,不列颠博物院,1980年。

[⑤]白川静:《金文通释》卷一上,第141-161页,白鹤美术馆,1964年。

[⑥]杨树达:《积微居金文说》,第222-223页,中华书局,1997年。

[⑦]参看《李学勤早期文集》,第174-176页,河北教育出版社,2008年。

[⑧]同6,第222页。

[⑨]吴世昌:《罗音室学术论著》第一卷《文史杂着》,第13页,中国文艺联合出版公司,1984年。

[⑩]同6。


Powered by 鹤岗市醒棋化工企业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